• 2016-06-02

    阵线转移。 - []

    03年书写,现在是2016年。

    微博来了,微信来了,公众号来了,都来了。

    转瞬即逝的世界,因爱生恨的你。

    找到我们,在另一个地方。

    微信公众号。

  • 2014-01-16

    价值。 - []

    前几年我因缘看过“与神对话”这本书。书的作者是一个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人。从百万富翁到乞丐,从坐拥一切到妻离子散一无所有,甚至于遭遇抑郁。书里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还有没有价值?

     

    有了乖乖后,这个问题我立刻就能给出答案。有。

     

    你看,小孩子刚来到这个世界,她手无缚鸡之力,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能做,难道她没有价值?

     

    人的生命本来就是一种价值。就像宇宙中的星星,地上的小草,甚至山谷中的石头,存在着就有其价值。甚至说,存在本身就是价值。

     

    欧美国家的价值观正是基于这种基础。每个人都有其价值,不同的工作,不同的阶层只不过是不同的渠道和途径。如果一个人什么也没法做,哦,他可能没有更好的机会。每个人努力获得的,也是表现机会。

     

    反看中国的教育,似乎不是这样的。从出生就开始有价值判断,在有的重男轻女的地区,女孩儿的生命是没有价值的。从小,你被要求听话,做到了才是个“好孩子”,之后上学念书,要考好学好,做到了才是“好孩子”,再到长大成人,工作,婚姻,事业,你以后的每一步,做到了才是“好孩子”。

     

    我们从一出生就面临一个没有人性文明基础的社会。所做的努力,都成为了获得价值肯定的证明。这种势利的体验,让我们的心分成一层一层,每个人在你心中都被打分。每个人似乎也都在考量你,比你更成功的在轻视你,你在嘲笑比你更无能的。年轻的喜欢更年轻的,老的遭到抛弃。

     

    往复循环,大家都成了没有脚的鸟,拼命的飞,谁也不能停下来。努力和坚持的意义不再是寻找和体验,而在于那是获得和交换的唯一途径。努力了却没有得到,便赶快放弃。坚持和勇敢都是说给别人听的,见好就上,稍差即撤,趋利避害是快速行动指南。

     

    人变得功利不可怕,更可怕的在于顺着功利爬上去,努力体现了价值,却不能享受价值带来的快乐。人人都是心里都有一个幼时的陈光标。遗失了最初的自我肯定,接下来走的是自卑或自大的路。

     

    把人格缺失的那块拼图找到,你是一个完整的我,我也是一个完整的你。不用跑,不用追,即使静静的站立在宇宙洪荒之中,也不会感到任何孤独。你知道,至少,你自己爱着自己。

     

  • 2014-01-16

    自由。 - []

    接近晚饭十分收到快递包裹,老父老母知我不回家过年,寄了腊味年货,自己家腌制的。寄包裹那天,爸爸打电话说:里面有你小时候爱吃的麦芽糖,手工的,没添加剂。我尝了一块,果真,是小时候的味道。

     

    乖乖最近爱上了讲故事,喜欢用“漂亮”这个词,一个漂亮的动物,一个漂亮的虫子,一个漂亮的…,乖乖想不出来,一个漂亮的漂亮,然后兴高采烈的笑起来。

     

    此前月余我被突然袭击的人生诘问逼得无处藏身,每天硬着头皮抵抗,精疲力竭而一无所获。有时候想破罐子破摔,世界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世界不会对你太好,但也不至于太坏。看,爱着你的人爱着你,你爱的人你爱着。

     

    有人认为每个人心里都有黑洞。我以为那是欲壑难填。你和这个世界缠斗,求之不得而反复求之,冠以努力的假名,披追求的外衣,踏在一去不返的路上,不知所终。

     

    终点是无底深渊。你终于一脚踏空。

     

    人们总是把目光投向得不到的东西。对已经有的置若罔闻。以每个人平常资质,稍做努力,再奔跑几步,世界就送上礼物。它待我们不薄。

     

    只是人狂妄起来,以为世界都可以握在手中,踩在脚下,自己认为自己好到发狂。努力到翻天。得到实属必然。

     

    不自知多可怕。

     

    得不到,终于忍痛割爱,落泪葬花,画地为牢,仰天凭吊。一坐,就是经年累月的不甘心。坐在那个土堆上哭,活像在坟堆上。

     

    自由主义有这样的论调: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多数人不自由,正是在相反的道路上狂奔。把什么好的贵的都看作是你必得的,最好皇马褂加身,仙福永享。叮叮当当挂得满身都是,累赘不堪,最要命的是,自以为抱着最美的姑娘,穿着最美的衣裳,早已挪不动半步。贪婪,是自由的死敌。

     

    不追额外的得,就没有额外的失。除了自己是分内的,其余都在槛外。自由,连感慨都是多余。

  • 2014-01-10

    2014。 - []

     

    2014

    我想,最难的是改变,最怕的也是改变,最容易的还是改变。

    最重要的是,当高速发展的一些事物摧毁了我们一直依赖的价值观之时,我们或许像是少不更事的孩子,无理由的哭啼,或是像是浪尖的潮儿,随着高低起伏收获新的快感,即使是惊心动魄的壮观,起伏穿越的美丽。

    楼下越南小馆令人憎恶的饭味儿在冬天就消失了,不是因为没有了,而是因为冬天,我们这扇朝北的窗户基本上不打开。这个就成了我思考的一个角度,很多事物不是消失了,而是我们不关注,它就没有了。至少它远离了你的生活。

    最近我总是阅读很多东西,根据不同的兴趣点做一些笔记。人到了一定年纪会变化很大吧,我不太确信,但又有感觉。我自己会这样,原来我欣赏甚至很自得自己在旁人面前的滔滔不绝信口表达,一个眼神都能令自身信心爆棚。可不知在什么时候起,会觉得适度表达才是我的方向。

    对,适度表达,就是这个词。不多讲,也不少说。去表达的刚刚好,是什么原因令我有这样的改变呢。后来我感觉到一点最重要的线索,以己推人。每个人都喜欢表达,尤其是我们这个圈子。但是我们都不喜欢做一个听众,我们都喜欢说服别人,其实说得越多,反而会越来越虚空,自信会如同气球中得空气一样抽丝而去,后来越来越累。

    好多次,我都觉得我的话讲的太多了,但是在这个社会,这个行业,不表达是死罪。长久以来,我会时而困在这个地方,走不出来。双鱼座的感性和理性无法均衡,直至我减少话语,适度表达,生活才又让我展现了和善的一面。

    提案还是要喋喋不休,沟通还是要谆谆善诱,表达我则喜欢点到为止。很多客户会觉得你不爱说话,看起来能力一般,好像和这个行业格格不入。哦,我可爱的朋友,你要知道我用了多久,才让我在这个湿漉漉的行业当中,看起来一点都不油。

    你知道,说又多容易,知道而不说,又多不容易。

    看到无数的你们围着如此浅显和粗鄙的道理而口沫横飞,提出一个如何惊天地而自以为泣鬼神的想法而欢天喜地,看着不断的说服,说服和再三说服的时候,我会觉得我的平静来之不易。

    2014年作为这篇文章的标题好像不太达意,但又如何呢。我们处在这样的一份分崩离析的时代里,走的不就是“一期一会”的这个意义么。

  • 2013-12-30

    回不去。 - []

     

    你总是会陷进一个坑里,怎么爬,有时候也爬不出来。或者感觉很无力,或者感觉很莫名,或者感觉只是感觉。

    道理像直升飞机一样升空,然后骤然坠地。螺旋桨破裂了,机舱断开了,防爆玻璃也散落了一地,而在其中的人们,他们怎么样了。或者,里面到底有没有人们。

    很多年,我们死在了猜忌中,活在感觉里。却对真实与否,无法大放厥词。

    最近我总是回想起我小时候时常经过的一个地方,在我家老房子的背后不远处,在一个村落和另一个村落相连的马路边,有一排杨树。它的一边是马路,一边是田地。我对这个场景异常熟悉,因为它是我到我最好的朋友家的必经之路。每天或者周六日,他来我家,或我去他家。

    我们奇特的友谊坚持了很久,但我们性格完全不同。到现在他成了一个村卫生所的一个小医生,但生意不好。后来自己在自己家的门脸商铺开了家超市。他如今最大的爱好,就是象棋。我带他入门,他比我下得好很多倍。

    他喜欢跟我聊时事,其实这是我最讨厌的话题。他总认为我在北京能了解更多内幕,我总是顺应着他说一些有的没的所谓的内部消息。他有两个女儿,还会再生,直到有儿子为止。有时候我们彼此的玩笑都看不太懂,但是它能让你回到很多年前,简单的生活状态,以及两个懵懂的少年故事。

    那一排树给我的记忆,不是夏天,却是这个季节。因为那上面总有一个大大的老鸹的窝。以至于这个场景生活在我的脑海里,一排树,旁边是无人的马路,另一边是冬日荒芜的天地,树近大远小站成一排,有的树上有一个大大的鸟窝,看起来是一个黑点印在天空下,怪怪的。

    我少年时候所有的情怀,来源于目及之处的山脉,以及那条大清河,还有河边的小树林,小树林边上的垃圾场,以及经过的田地中的庄稼和菜,还有路上的蝴蝶,蟋蟀,甲虫,麻雀,树叶。小树林边上有一口巨大的井,很深。原来说有小孩子掉下去,但是我们都很谨慎。到来事实证明,在小水沟里游泳淹死的,远比掉到井里的多的多。

    这几个地方承载了我的情怀与欢乐,让我很久以来不懂儿女情长,对女孩的好感无动于衷。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去坐在十里渠之首的一个石头和水泥的地方看山望水。逃课也会去那里,宰杀泥鳅和蝌蚪,蚂蚱,种种生物都在那里。

    现在这个地方好像还在,但是却没有了。

    因为我回不去了。